柒枳玥

I GOT7. ARMY.
喜欢正泰,糖旻,南硕,宜嘉,伉俪,谦斑.

Markson part.2

哟罗本,早上好
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值得纪念的日子
宜嘉七周年
所以,今天是个小甜饼啦⁽⁽ଘ( ˊᵕˋ )ଓ⁾⁾
希望昨天觉得玻璃碴子的宜嘉女孩今天缓和一下

———————分       界       线———————

      天气晴朗,阳光有些刺眼。
        段宜恩从便利店出来。刚刚挂掉一个电话,看上去心情很好。
         “Marky~”
         听着电话那头的人总是不经意上扬的撒娇尾音,段宜恩的眼中满是笑意。
        “嘎嘎。”
        嘎嘎。这个昵称,他叫了十五年。原本是无意间听见那人和家人打电话时,他的母亲这么叫他。那人听见这个称呼时,总会露出小括弧,甜的像他们初见时吃的冰激凌。王嘉尔告诉他,只有他的家人会这么叫他,可段宜恩却也叫了这么多年。
       段宜恩每每想到这,总要叹口气。但又想到刚才的电话,两颗小虎牙就露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在家等你呢,快点回来哟~”明明是小烟嗓,可撒起娇来却让段宜恩无比喜欢。
       “嗯,我知道了。”段宜恩说着。
      
       还记得他们的初遇。
       有些小雨的夜晚,当时段宜恩的头发还很短,王嘉尔的韩语还很不熟。两个人明明就是头一次遇见彼此,却熟的像好亲故一样去吃了冰激凌。后来他们也认真地想:为什么会在下雨天和对方去吃冰激凌呢?
        总结为四个字就是——命中注定。
       虽然说确实是吵过架,而且不止一次。但好在两个人的感情太过坚固,没什么留着的心结。但非要说,也还真有一个。
         15年的时候,王嘉尔需要回国接综艺。他希望他不在的时候段宜恩可以多说话,这样才会有放送量。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段宜恩当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本身就是要强的人,怎么会不在乎?
        段宜恩听说王嘉尔要回国接综艺的时候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心急如焚。他生怕有人会骂他,讨厌他。段宜恩真的很怕,他最见不得的就是红了眼眶,眼中含泪的王嘉尔。那是他最大的软肋。
       他不希望王嘉尔回去,也生气王嘉尔没有先和自己商量。于是,就有了吵架的事件。
       好在有明眼人,五个成员齐心协力成功地让他俩和好了。真的,鬼知道《feel  so   good》拍摄的时候其他几个人有多费力。
       总之,一切都过去了。
     
       夜幕渐渐降临。
       一听见门响,王嘉尔立刻站起来,飞向进屋那人的怀里。“Marky~” 段宜恩无奈地说:“多大了,还这样。”嘴上嫌弃,实则心里乐的开花。
        “Marky我跟你说哦,今天我煲了排骨汤的,就为这个我做了好久的。”王嘉尔边说边给他盛。“怎么样?” 看着王嘉尔期待的神色,段宜恩含笑点着头:“很好。”王嘉尔的嘴边果然挂了一个小括弧。
         段宜恩看着对面认真吃着芝士蛋糕的人,感觉到了“岁月静好”四个字。
        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很幸福。比如现在的王嘉尔和段宜恩。
        临睡觉的时候,段宜恩接到了bambam的电话。
      “哥,你行动了没有?”
      “还没。”
      “还没?”对面传来了金有谦的高音,“Mark哥,你怎么不果断了呢?还是我们的甜南瓜LA大佬Mark吗?”
       段宜恩笑了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说:“很快。”
      终于到了睡觉的时候。
      “嘎嘎,关灯。”段宜恩像往常一样说。“Marky,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王嘉尔试探着问。段宜恩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有嘛?”王嘉尔似乎很不满他的答案,嘟着嘴就关了灯,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嘎嘎。”段宜恩唤着王嘉尔,可那人没理他。段宜恩轻笑一下,把裹成一团的森尼龟抱进怀里。他感受到怀里人的不开心的情绪,他扯了扯小被子。“我们森尼,快出来吧,,你的马卡丘到了。”王嘉尔不情愿地露出个小脑袋“我拒收。” 段宜恩却还是笑着,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戒指盒。他问:“哦?那这个你还要不要?”
        银色的戒指,镶满了钻石,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戒指的内部,刻有Mark&Jackson的字样,一对男戒。是独属于段宜恩和王嘉尔的戒指。
        王嘉尔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地看着戒指。段宜恩温柔地看着他,眼睛里落满了月光“王嘉尔,嫁给我吧。” 明明眼泪都开始掉了下来,王嘉尔仍然傲娇(划掉)别扭地说:“要结婚也是我跟你求婚,你嫁给我才对。”段宜恩哭笑不得地说:“那你愿不愿意娶我啊?”王嘉尔满意地点着头,给彼此带上了戒指。“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段宜恩是王嘉尔的所有物。”段宜恩笑了,笑得很开心,在王嘉尔的额头上留下一吻:“我永远是你的了。”
        段宜恩在他们两个人十五周年的时候,送了戒指。那么王嘉尔送了什么给段宜恩呢?
        王文王老师表示:“反正那一个星期他都没再见到他嘉尔哥,据说是在床上躺着。”说这话的时候,bambam眉飞色舞的。刚好,金有谦路过。
        后来,后来bambam也一个星期没下了床。

       Mark&Jackson  Markson  七周年快乐
      
      
     

Markson

算是宜嘉贺文
标题就叫Markson😂
很抱歉在七周年这么美好的日子,写了这么一篇
希望看的愉快

———————分       界        线———————

      天又一次下起了绵绵小雨。
       又到了一年的七月。段宜恩拿了把黑色的雨伞站在雨中。
       一恍惚,就已经十五年了。
      段宜恩和王嘉尔已经认识十五年了。
      时间过得如此之快。段宜恩站在便利店前,对着玻璃看了看。玻璃映照出的人面色苍白,眼神有几分疲惫也有几分迷茫。他垂了垂眼,也是,他今年都33岁了。哪还能有那副青春激昂,活力四射的面孔。能在岁月中经受得了打磨的,也就只有被定格在照片里的回忆了。
        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少年笑得正欢。彼时的段宜恩还很黑,站在白净的少年旁,竟不输他半分。好歹也是被大众认证是门面担当的LA大佬Mark·Tuan,是Got7的飞人啊。只可惜,他从未飞进过那人的心里。
       其实,他也曾半真半假地问过那人,会不会喜欢男孩子。那人收起了平时的笑颜,认真地说:“我接受但不代表我是啊。” 一句话就把段宜恩的那颗心打入地狱。所以,段宜恩总是自私地希望他可以多留在自己身边。但同时又很希望他可以多接综艺,可以做他自己喜欢的音乐。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爱总是那么绝望却又总是抱了一丝光芒。他总觉得自己演的天衣无缝,可是饭们似有意又无意的猜测总是正中他的心思。于是他干脆试着躲着那人,可是到了最后发现自己根本脱离不了。
        段宜恩无奈地叹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啤酒,打开,喝了起来。
       走在首尔街头,不用过多的隐藏。这个圈子更新换代很快,他们只不过是在这个深水潭里溅起一丝波澜的一粒沙。成员一服兵役,就被人淡忘了。
        一想,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Got7也解散两年了。
      “Don't  you  remember  me~”他接起电话。
     “Mark哥,你要结婚了是么?”bambam问。
      “......”他沉默了一下,“是。”
      “哥,这不是愚人节吧。”金有谦抢过了电话。
      段宜恩笑了笑,果然还是忙内们的感情最受得时间的考验。
       “我也33了。过去的那些日子,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不顾一切的那种热血激情已经过去了。我父母年龄大了,所以我想回家,去照顾他们。同时,我也需要成家了。”段宜恩说。
       bambam似乎抢回了电话。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无比悲伤地说:“哥,你最后还是放弃了。”
      雨渐渐停了下来,云朵也终于放开了一直被迫躲藏的的太阳。
      是啊,十五年了,他该放手了。
      或者说,十五年了,他终于放手了。
     
       对于别人来说,练习生时期是漫长而又痛苦的一段时光。可段宜恩却偏偏喜欢回忆那些时光。“有Jackson的地方就一定有Mark。”这是同公司练习生对他俩的调侃却也是真实写照。都说王嘉尔最爱粘着段宜恩,可只有段宜恩自己知道,明明就是他离不开王嘉尔。
        12年太痛苦了,练MAT的留下的伤,使他在练舞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可偏偏他就是那种性格,就硬生生地自己忍了下来。到最后,还是被老师不留情面地狠狠批评。
       少年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他头一次开始迷茫,这是不是他想要的。可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东西,不是光有努力就可以的。他有点失望,甚至想要自暴自弃地回LA读书。他头一次看到王嘉尔和他生那么大的气。可到了晚上,王嘉尔还是撒着娇和他挤进了一个被窝。
       两个少年紧紧地贴着彼此,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王嘉尔和他讲起了他当击剑运动员时候的故事,讲起了他的过去,讲起了香港。段宜恩带了些羡慕地说:“如果能去香港看看就好了。” 王嘉尔露出了小括弧,“好啊,等有时间我们一起去。但你要答应我,不要走,就算为了这个约定。”
       月光如瀑,天上的星辰似乎全部映照在王嘉尔的眼中。段宜恩在他眼中的群星里迷失了自己。“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着。
      后来他们还就真的去了香港,还去了台湾。回首尔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一起打完了耳洞。再后来,两个人还去了LA。
     
        王嘉尔一向是个有魅力的人。在刚出道不久的一场演唱会,他们一起演唱了《安静》。他不能不承认,王嘉尔唱的真的很好。尤其是最后音乐停时,他对着段宜恩说的那三个字。
        太让人心动了。
        他对着段宜恩说出那三个字的一瞬,段宜恩就懵了但下一秒就想起了艺人的表情管理。他给出了一个还算符合他人设的表情。
       他差点就当真了。

       十月中。
       段宜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发红如火。他看着眼前美丽的新娘。
       当牧师问他是否愿意娶眼前的人的时候。段宜恩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回头看了一眼那人。
        王嘉尔穿着黑色西服,他们两个还是那么相配。如果忽略掉挽着王嘉尔手臂的女孩子的话。
       他极轻地对着那人说着"l love you."这三个他一直认为最正式也最浪漫的话。
       然后,回过头,对着牧师点着头笑着说:"l do."
      他眼眶中含着的泪水在光下闪耀着,耀眼得像那年月光下让他迷失的群星。

       当初,段宜恩曾问过王嘉尔是不是会喜欢男孩子的时候。王嘉尔的语气和表情很正常,可惜,段宜恩忽略掉了他眼中的心虚。
       王嘉尔一向好脾气,大多数时候都是虚势。他当初生气是因为他可能会失去段宜恩。
       当时就站在舞台上,他偏着头看着段宜恩。那人他看了几年,就是看不腻。被舞台灯光包围着的段宜恩真的像折翼的天使,美好的不像话。王嘉尔陷了进去,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爱你。"反应过来时,他就看见段宜恩有些尴尬的笑。那颗心似乎停止了跳动。
      他很了解段宜恩,知道他孝顺,干脆选择了先结婚。至少这样,不是他先遗憾。
      段宜恩结婚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最后表情都笑得有些僵硬。他听着段宜恩那样认真地说着他愿意。嫉妒地想要立刻把他拉走,藏起来,只能他自己看。可是,不行啊。他突然间就向导,段宜恩当初是不是也这么痛苦来着。
       夕阳西下,王嘉尔对着落下的红日特别认真地道了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段宜恩,我们去吃冰激凌然后就和好,还想以前那样好不好?"回答他的只有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2011年7月3号,晚上十点多。那个时候的王嘉尔拿着行李箱,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一眼看到了走过来和领着他的哥哥打招呼的段宜恩。他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段宜恩也看到了他。两个人像认识很久一样,相视一笑。
      "或许,你要和我一起去吃冰激凌吗?"
     "好啊。"
      一切,皆因此而起。

【宜嘉 Markson】Thank you 03

伉俪登场O(≧▽≦)O

   朴珍荣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王嘉尔,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他发现自从上周五开始起,王嘉尔整个人都变得很奇怪。原来他很讨厌周五,毕竟就自己一个人。可是,他为什么现在每天都在期待周末?
       朴珍荣表示搞不懂他的想法。
      
       又到了一个周末。
       朴珍荣准备带着王嘉尔去他们俩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没想到,王嘉尔居然犹豫了!朴珍荣很是受伤,难道他们不再是“王狗朴狗”的关系了吗?
       好在,王嘉尔打完一个电话后就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去。朴珍荣想着王嘉尔刚才打电话时眼睛里闪动的光,还有说话时不时上扬的嘴角...... 朴珍荣惊奇地想:我去!他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一路,朴珍荣都处在震惊中。
       王嘉尔点了芝士蛋糕和美食,看了一眼表情诡异的朴珍荣,他咽了咽口水:“珍......珍荣,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朴珍荣像审问犯人一样问他:“王嘉尔,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王嘉尔听着他的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珍荣,你怎么会这么想?” 朴珍荣反问:“不是吗?你最近很反常。” 王嘉尔笑了笑说:“有吗?” 朴珍荣看着他的笑容,表情变得更加惊恐。
        王嘉尔搅着咖啡,轻抿了一口。他低声说:“珍荣啊,你信吗,我找到了亲生父亲。” 朴珍荣睁大了眼睛 “不,不会吧!” 王嘉尔接着说:“而且,我还多了一个哥哥。” ,他自动忽略掉朴珍荣的表情 “那个人就是段宜恩。”
        正如王嘉尔所想的那样,朴珍荣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不,不是吧,这也太......” “太狗血了。”王嘉尔自然的接了下来。朴珍荣一口气喝完面前的饮料,“我去,不行,信息量好大,让我缓缓。” 王嘉尔淡然地吃了一口蛋糕。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店门口停了一辆车。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王嘉尔认出——那个人是林在范,段宜恩的经纪人。
        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朴珍荣眼中一闪即过的欣喜。
        林在范看见王嘉尔,“嘉尔,你哥让我来接你回家。” 王嘉尔立刻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点了点头。让林在范又带了份芝士蛋糕和美式咖啡。
        王嘉尔想到朴珍荣,拉了拉林在范的衣袖问:“在范哥,你可不可以也顺便送一下我的朋友。”说着,他指了一下朴珍荣。
        林在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孩子坐在窗前,长得很好看,一看就是个温柔的人。他长了一张初恋的脸。林在范有些发愣。
        朴珍荣鼓起勇气,回过头,本来想偷看一下林在范。就这样,四目对视,两个人都露出了笑容。
       王嘉尔有些不明所以,他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林在范,林在范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
        送走了王嘉尔,林在范掉了个头,去送朴珍荣。
       一路上,朴珍荣莫名的安静,很难想象这是平时“搞事情”的内个他。他一直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林在范从后视镜看到的就是朴珍荣一副委屈的低着头的表情,头上还有一撮不合群的立着的头发。林在范觉得,他很可爱。
        朴珍荣不敢看林在范。不敢看这个他默默藏在心底四年的人。
 
       初一的时候,他和王嘉尔成为了好朋友。那一年,16岁的段宜恩刚刚出道,并没什么人气。但是,王嘉尔偏偏一眼就看上了他,每天都要提很多次段宜恩。尤其是知道段宜恩的英文名叫Mark后,每天都叫他“Marky”。朴珍荣也是好了个奇,你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王嘉尔说出“一眼万年”的话呢?
        带着好奇心,朴珍荣就去找了关于段宜恩的信息。他也承认段宜恩确实长得好看,但是他被另一个人给吸引了。
       那张照片是段宜恩和另一个男孩子,(他应该也是练习生吧)在打篮球。就那么一张不太清楚的照片,让朴珍荣明白了什么叫“一眼万年”。他和王嘉尔不一样,所以他只是默默地喜欢并搜寻一切关于林在范的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朴珍荣听到王嘉尔的哥哥是段宜恩时,会在心里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只不过,此刻的他不停的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敢和他搭话。自然,这也正是林在范会看到他委屈表情的原因。
      

【宜嘉 Markson】Thank you 02

日常的一篇,下章伉俪出场。

   当王嘉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这个懊悔,在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坚持住。不过,等他下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昨天明明在沙发上,那么他是怎么到房间床上来的?
        王嘉尔边洗漱边思考。首先,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间房间,而且自己也从没梦游过呀。很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王嘉尔下了楼,看见了坐在餐桌旁吃早餐的段宜恩时,顿时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他就脸红了。
        段宜恩正用刀切着三明治,喝了口牛奶。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发呆的王嘉尔。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段宜恩这么想。“过来。” 王嘉尔听着他的声音,满脑子的弹幕“天啊,我去他居然和我说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自然,段宜恩是不知道王嘉尔脑子里想了什么的。
       王嘉尔跑过来,乖巧地坐下说了声:“哥,早上好。”段宜恩听过不少后辈和粉丝叫他哥,可是他听着王嘉尔用他特有的烟酒嗓叫出这个称呼,就觉得王嘉尔叫的这个和其他人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段宜恩说不出来。
      王嘉尔听着段宜恩淡淡地回了一句“嗯。”心里超级开心,用手拿起三明治来,谁知段宜恩竟皱起了眉头。王嘉尔突然想起了,段宜恩有洁癖,他忐忑地想:段宜恩不会因此对他的印象打个折扣吧?
        可段宜恩却毫不在乎地给他的三明治上抹了些果酱。王嘉尔有些结巴地说了句谢谢。段宜恩看着他可爱的样子,用手帮他顺了顺头发上有些翘起来的头发。然后,王嘉尔的耳根就彻底地红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王嘉尔又幸福又担心地问着自己。
        带着这种想法,王嘉尔吃完了他认为这么多年最幸福的一顿早餐。他只要想到以后经常会有这种美好的早餐时间,就情不自禁地勾起了一个微笑。段宜恩看着他的笑容,也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的好。“吃完了,一会去商场吧。” 王嘉尔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只是顺着段宜恩的声音点了点头。
      
       今天早晨的天气格外的好。
       王嘉尔坐在段宜恩的红色跑车里,吹着风,不时偷偷的用眼角瞟一眼正在认真开车的人。
       段宜恩从后视镜里看到不停偷看他的王嘉尔那个可爱的样子,嘴角上扬到刚刚好的弧度——刚好是最迷人的弧度,也是最让王嘉尔着迷的弧度。
        车很快就停在了停车场。王嘉尔下车后,看着眼前的欧式建筑,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这个地方的东西的价格根本不是他可以承受的那种。段宜恩的表情却很淡然。他怎么忘了,他还有这样一个哥哥来着。
       他们逛了一圈,也买了一些衣服还有生活用品。王嘉尔在一家饰品店前停住了,橱窗里摆放着一对情侣手链,款式简单但是很好看,正是王嘉尔喜欢的那种类型。段宜恩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王嘉尔看到他,就没再多停留拉着段宜恩就走了。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自己拉着段宜恩的手。
        段宜恩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反握过王嘉尔的手。
       自然,王嘉尔脸红了,但好在他自己看不见。
       段宜恩的侧颜被近中午的阳光包裹着,本来就长着一张天仙脸,这下反而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王嘉尔觉得,他这样很好看。
      反正段宜恩怎样都好看。他这么想着,然后握紧了段宜恩的手。
      

【宜嘉 Markson】Thank you 01

不定时更新的文
兄弟向,伉俪也会有
渣文笔,误上升真人

  王嘉尔不停地看着手表。
       外面夕阳的余晖照到教室里,打到王嘉尔的手表盘上,泛着淡淡的柔和的光。教室里很安静,是自习课。别的同学动作都很一致,都在认真地写着老师留的卷子。毕竟是高一,基础要早打,这样到了高三才不会太难熬。而且他们还是在市重点的实验班,压力更大。
         “嘉尔,别看了,”朴珍荣忍不住提一句,“快点写卷子吧,要不会写不完的。”王嘉尔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一边写卷子一边看表 。
       一周前,王嘉尔的母亲出了车祸去世了,在悲伤中,他居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的父亲是个不小的人物,知道了他是自己的儿子后,立即提出要养他。王嘉尔不知道他和母亲的过往,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从未提过他,自然他也从未问过。
        毕竟是刚高一,王嘉尔答应了他父亲要养他的事。但,他是有私心的,因为他父亲不止有他一个孩子。
        今天是周五,现在是最后一节课,王嘉尔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且难熬。
        就像考完最后一科试一样,王嘉尔以百米赛跑冲刺的速度跑出了教室,忽略掉朴珍荣和其他同学的表情。
        当他跑到学校门口时,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的极快,就像敲击的鼓一般。校门口停了一辆车,王嘉尔叫不出它的品牌,可是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一个男人打开车门,走出来,看着王嘉尔勾起一个浅笑,然后摘下墨镜。“你好,嘉尔。我是林在范,Mark的经纪人。”王嘉尔屏住呼吸,林在范似乎看出他的心思“Mark有行程,所以他没来。”王嘉尔有些失望但又很快地笑了笑说:“谢谢在范哥来接我。”林在范很喜欢王嘉尔的礼貌,跟Mark一点都不像。
      
        一路上,王嘉尔一直很激动。林在范从镜中也看得出来王嘉尔眼中的情绪,他有些无奈的担心,王嘉尔会失望的。
       最后,车在一栋私人别墅前。王嘉尔随着林在范走进去,他看着偌大的房子,有点惊讶。“平时,他们两个就住在这里吗?”王嘉尔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不是,总裁不会住在这里,就是Mark会住在这里。只要他没有行程,就会待在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Mark的别墅。”林在范解释道。
        王嘉尔心里激动的呀,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得过多,他礼貌地点点头。
       没过多久,林在范就去接刚跑完行程的Mark,也就是王嘉尔的哥哥。王嘉尔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的哥哥。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空的颜色也越来越深,表上的时针也早已指向11点。Mark还是没有到。王嘉尔很困,可是他不想错过可以立刻见到Mark的机会。然后,然后他就倒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段宜恩特别不愿意地推开车门。想着他父亲前几天说过的话,居然扔了个孩子给他照顾。他心情极其不好,他意外的还没见到那人面就不喜欢。林在范看着他低沉的脸色,说:“那孩子挺有礼貌的,也应该是个好孩子,你怎么这么不乐意?”段宜恩翻了个白眼,然后走了进去。
        意外的,客厅没有开灯。一楼里只有厨房的柔和橘黄色的灯开着。段宜恩想了想,开了一个还算柔和的灯。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人,段宜恩轻轻走过去。沙发上躺着的可不就是那个让他嫌弃的弟弟。
      段宜恩蹲了下来,趴在王嘉尔旁边,仔细地看了看。这孩子长得真心好看,即使闭着也能看出来的大大的眼睛,挺立的鼻梁,红润精巧的嘴巴。段宜恩离他很近,似乎还能闻到他身上似有似无的奶香味。
      王嘉尔皱了皱眉头,身子又缩了缩,用双手环住了自己。这个动作看的段宜恩莫由来的有些心疼,他抱起王嘉尔。这孩子看起来很结实,抱起来确实算轻的。
        段宜恩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一种责任感。
       
       

【谦斑】

依旧是一个一章完结。BE预警!

        金有谦穿上外套,系好领带。
        温柔的妻子帮他整理好衣领,吻了吻他的脸颊,说:“早点回来。”
        金有谦来到包间的时候,已经有人喝上了。田柾国看到他,高兴地拉他过去。一群成年人,就这么用各种方式,祭奠着自己早已逝去的青春以及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
       “有谦,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说过我高中就你这么一个同年的朋友。你是怎么说的还记得吗,你说你就bambam一个好朋友,哇!当时我还难过了好久。不过,话说回来,你后来和bambam还有联系吗?”田柾国说着从前的事,顺便抛了一个问题。金有谦摇了摇头,田柾国唏嘘着留下金有谦一个人坐在那里。
        bambam,金有谦想着这么个名字。他记得,他们俩的认识也是挺奇怪的。金有谦记得那是高一的期中考试发分的那天,年纪排名里bambam这个名字就刚好在他上面。他感叹着自己可怜的英语分,但很快就开心的去吃饭了,反正数学满分。
        “阿姨,一份炸酱面。”几乎是同时,他和他身边的人都说出了这句话。金有谦一看,身边的人比他矮了近半头,没忍住就笑了。身边的人听到他的笑声,侧过脸看了他一眼。仅这一眼,金有谦就被惊艳了,他头一次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说来也是巧合,他就那么刚好地捡到了bambam的饭卡。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是在楼道里,不小心撞到了他,然后发现他也喜欢《德米安》。第三次,两个人就一起出去玩了。
        即使高一的时候,他们两个不在一个班,但好歹是领班,离得很近。到了高二,两个人不仅同班,还前后桌,作为整个年级为数不多的帅哥,还是关系好的帅哥,他们俩成为了全年级女生YY的对象。内个时候,因为bambam不在乎,所以金有谦而会得寸进尺地亲近他。
        就是关系好到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自从高中毕业就再没见过彼此。
        金有谦觉得毕竟是那么久前的事了,谁还会记得,要不是今天提起了,他都快忘了自己高中时代还认识这么号人。
        不过,他也很好奇,自己当初和bambam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本是一个很普通的周末,金有谦却在一大早收到了一个包裹。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最近也没订过东西啊,难道是妻子订的?带着疑问,他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个信封。信封里面装着几张纸,因为时间过长,边角都有些泛黄。而且,这几张纸好像还是从什么上撕下来的。
        上面的字迹金有谦不认识,但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几张纸的内容大概记得是一个人认识他的过程,最后一张纸的最后,有一个和内容不一样的字迹,写着bambam。
         一连几天,金有谦偶尔会收到这个不知名的人送来的信封。每次信封里都是bambam记得东西,全都是关于他和金有谦的。
       这次也是,纸上写着:今天是个很晴朗的周六,我们今天开了高中的第一次运动会。我参加了3000米,有谦听说了之后特别生气,他说:“bambam你是不是傻。这么费体力的运动,谁都不肯参加,你为什么要参加?”虽然他很生气,一上午都不太理我,但是其实我很开心的。嘿嘿,虽然他平时不少diss我,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很关心我的嘛。
       下午,不到2点半,我就得上场了。金有谦拉着我,装作不在乎地说:“别受伤,受伤了我可不管。”我轻轻抱住了他,然后开心地去跑步了。我知道,此刻他一定脸红了。
      我站在起跑线前,金有谦趴在围栏上冲着我喊:“bambam!”我听见了,回过头冲他挥挥手。从枪声响起的一瞬,我就跑了出去,然后跑到最里道。金有谦一直努力扯着小奶音喊“加油,bambam!”我听着他的声音,这个傻瓜,声音都快喊哑了。就算为了他,我也得拿第一吧!
        跑到最后一圈的时候,我基本废了,就知道前面没人,我应该第一。然后,就摔倒了,其他的人从我身边跑过。当我坐起的一瞬,大脑就一片空白。有谦第一个跑过来,把我环抱在怀里,然后放开我递了瓶水。我们班的大半同学都来了,有谦就那么看着我被他们围在中间照顾着,然后跑回去。
       当我被扶回去的时候,有谦拿纸帮我擦了汗。除了这个,别人说了什么,我全部不记得了。
       那天,他抱着我,他哭了好久。他特别自责地说,他没照顾好我,以后不会让我受伤。然后,我也哭了。两个小哭包,还被来接我俩的在范哥和宜恩哥笑话了好久。
        不过,说句实话,我好像,真的喜欢上有谦了。
      
       金有谦脑子懵懵的,他看着bambam写的,“好像” “喜欢”,原来,bambam喜欢他么?那自己怎么不知道?
       金有谦翻来覆去地想着,可就是想不起来。话说bambam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自己也喜欢他么?不会,要是会的话,也许他们就在一起了。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知道了,所以他们后来才不联系的?金有谦想来想去,觉得这个想法应该是对的。
       而后来的信封内容让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最近的内容是高三的,好像自己在那时候交了个女朋友。纸上写到:最近,有谦答应了隔壁班花的追求。本来,作为朋友我是应该祝福他的,可是很难过。我是真的很爱他,但一想到,自己还有不到一年的生命,就难以自私起来。我们有谦啊,这么优秀,就应该以后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一个温柔的妻子,还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这个男孩子,值得世上最好的一切。而我,能和他做朋友,就已经足够了。

       “吧嗒”一滴泪,掉在纸上,晕染开笔墨。金有谦突然就觉得,自己出车祸的时候,一定丢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记忆。
        “喂,在范哥,你知道bambam吗?”
         金有谦坐在沙发上,有些焦急的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
       似乎是下意识记得,他一看到来人就叫他“宜恩哥。”段宜恩看着他,叹了口气,问:“日记你都收到了?”金有谦点点头“是,哥寄的吗?”段宜恩摇摇头,说:“是嘉尔,我也告诉过他,bambam不希望你记得这些事,他希望你忘掉,重新开始。”金有谦坚定地说:“不,我想记起来。”
        金有谦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自己的日记。
       正如他知道的,他和bambam确实是最要好的朋友。但,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是,金有谦很喜欢bambam。
       运动会的时候,他也记了一篇日记:今天开了运动会,本来是很开心的事,bambam这个傻瓜居然去跑了3000米!他当自己是万能的吗?我生他气,是因为他傻!不过,该加油,还是得帮他喊加油的。他平时一直说,我的奶音唱歌很好听,还有反差萌,可是我真的很难过。因为我喊不动,怎么喊,我觉得他应该都听不见。操场很大,他一圈一圈地跑,我的心一直都在被一直无形的手揪着。旁边的田柾国还说我,又不是你跑,你紧张什么。废话,bambam跑,bambam诶!
      他从倒数第二跑到第一,我真的很开心,但也希望他可以平安跑完。结果,要到终点的时候,摔了一下,基本成绩作废了。
       管他呢。我直接跑向他,看着整个湿透了的他,心疼的一把抱住他。他看上去就像没了灵魂一样,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我还抱着他哭来着,挺没出息的。更没出息的,我抱着他,竟然不想撒手,我深深地迷恋他脖颈的香气。
       bambam,真的,我很喜欢他。

       金有谦想,自己应该是喜欢bambam的,可为什么会答应别人呢?
       他找到了另一篇日记:今天,我答应了那个女孩子的表白,我不喜欢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喜欢bambam,越来越喜欢,总是想离他再近一点,可这样不行。bambam那么好,他以后会有美满的生活,会有可爱的孩子。我不能给他这些,金有谦,放弃吧。

       金有谦就这么一篇一篇看着,眼泪止不住的落,他给段宜恩打了电话“哥,bambam他,他现在在哪里,哥?你快告诉我,哥!”段宜恩沉默一会儿,说:“bambam他,从你们高考那一天,就去世了。”
     bambam高二的时候,查出了绝症。段宜恩一直记得那天眼圈发红的bambam那样坚强地说:“没事,哥,我还能看着有谦上大学。”说完这句话,他落寞地低下头说:“可,我不能陪着他了。”段宜恩看着自家弟弟的眼泪砸在地面上,很想哭。
        金有谦高考完,接到了bambam去世的通知,在去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失去了这部分记忆。段宜恩本来是看着金有谦过得很好,不想让他记起。王嘉尔说:“一想到最后那段日子里,bambam每天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凭什么金有谦可以忘记,可以重新开始,bambam连去世的时候都在想着他,而他呢?高考完,就去陪女朋友,连bambam的电话都没接。”
        金有谦高考完,就去玩了。因为bambam突然消失这件事,他很生气,就没接他电话,算是赌气。
        哪里想的到,这竟是bambam最后一次给他打电话。

       又到了一年的四月份,金有谦开着车路过了自己当年上过的那所高中。
      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可是,陪他一起玩闹的那个人,却再也回不到他身边了。

刚看到微博上的高赛文,全员黑发ԅ(✧_✧ԅ),超级帅啊啊啊啊啊啊啊!表白全团顺带我本命段天仙(●'◡'●)ノ❤

【谦斑】

第一次写谦斑,希望写的不会太糟
伪现实,3000+

夜幕降临。
      一颗一颗在漆黑夜幕下闪耀着的繁星,盘旋着在路灯旁的飞蛾,还有或独行或搭帮结行的路人。我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
        他站在路灯下,柔和的灯光照到他的脸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有棱角,有男人味的他。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从前有太多的因素,所以很少认真地仔细地看看他。一直到现在,我才刚刚觉查出他长大了。就算这样,我还是记得他未成年的样子,那个时候的青涩可爱的他。
        他似乎看到了我。一双眼睛含着笑意地看向我,眼边是我一直觊觎的泪痣。
        无论过了多久,他一直是那么好看。
        我下了台阶,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他张了张嘴,叫我:“bambam.”
        我坐在他车上。惬意的享受着吹过的风,夏夜的风一向凉爽。蓦然想起,当初拍摄《Hard Harry》团综的时候,他好像还不会开车。我把目光放在他身上,金有谦他真的是长大了。
       提到bambam和金有谦,相信不少人会知道。毕竟我们是JYP公司于14年推出的新男团。
        刚出道的时候我很矮。就是基本比金有谦矮了一头内种,搞得我是忙内一样。自然,他才是忙内。仗着自己有身高又是忙内,不少欺负我。他总是摸了我的头,说:“bambam,你真矮。” 我靠,我可是哥啊!呵呵,但作为团欺(划掉)我忍。毕竟是我弟弟,每次他用小奶音撒娇地叫我哥的时候,我就会心软。但这种时候很少。
         所以,我们总是打闹起来。然后我就会拉嘉尔哥过来帮我,他就会拉着珍荣哥过来。然后就会变成“王狗🐶和朴狗🐶”的情景剧。路过的荣宰哥就会开始飚高音,顺便吵动大哥和队长。每到这个时候,基本我们七个人就没救了。最后,这种巨大的像原子弹爆炸的声音就会自动召唤我们的经纪人。哥他每次都一脸嫌弃地说:“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来管你们。”等到他走了,在范哥看了看我们,接着造!

        呵呵,好歹我们也是全南韩第一闹团!
        第二是谁?那自然是我们基友团--BTS(防弹少年团)了!我们14个人在一起就是放送事故现场。
      
 
     
       
   
       
        
        “bambam。”金有谦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嗯。”
      我随他下了车,站在江边,看着波澜不惊的湖面。
     “bam,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练习生的时候来过吗?”听着他的话,我想起我们那段难熬且没有出路的日子。那段时间,是真的难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生怕哪天自己就会被踢出去。杰森哥经常拉着各个前辈练习生照相,还总说他会被踢出去。
      宜恩哥就是那个时候和他相遇的。我们都很感谢,能够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面遇见彼此,并且一起相伴一直到出道。
        出道那天,我们等哥哥们睡着后,就溜到了这里。我还记得有谦那天眼睛亮亮的,鼻头都红了,抱着我。“哥,以后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对不对?”那天我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只记得我回抱住他,狠狠地点着头,眼泪像断了线旳珍珠。“有谦,我们不会分开了。我们七个,都不会分开了。”
       年少的誓言,也是最珍贵的,怎么能忘记呢?
      “那么久的事情,哥不会记得了吧。”他自顾自的说着。这孩子,真是的。
      下一秒,他抱住我。“哥,我要结婚了。”
      听着他的哭腔,我一下子脑子有点失灵。
      天上的星星也有不亮的时候么?

        当第二天早上我头痛欲裂地坐起来时,看到了宜恩哥就坐在我床边。
        “bam,来喝粥吧。”看着他柔和的面部,我心里涌起一股感激。很快就接过了他递给我的碗。其间他一直看着我 我知道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嫌弃的问:“这粥能喝么?”
         嘿嘿,好歹我也是“上天的忙内line”。但没有有谦那么幸运,他是团霸,我是团欺。不过,几个哥哥欺负归欺负,该宠着的时候倒是从没少过。
        看着认真喝粥的我,宜恩哥突然问了一句:“你知道自己昨天去了哪里了么?”
        还别说,就他这么一问,我还就真的不太记得。就记得这几天一直在看我们GOT7之前的团综,然后去了小区超市买了几瓶烧酒。然后.......然后就是真的不太清楚了。
        宜恩哥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说到:“你昨天回到了我们以前的宿舍,还趴在以前你和忙内的房间。有新的练习生看到了你,幸好他认识嘉尔,给他打电话了,要不然......”没等他说完,我就立刻扯出一个微笑“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会注意的,绝没有下次。”
       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假,多难看。我只知道,心里很空。
        宜恩哥脸上是藏不住的惋惜“你和有谦那么好,怎么能不在一起,就算你告诉他你对他的情意也是可以的。”我盯着段宜恩的脸“你知道吗,宜恩哥,嘉尔哥也这么说过。你们互相喜欢,可你们在一起了么?”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闭上双眼。
       我们当初有多好?是那种好到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亲兄弟的关系。虽然会彼此diss,但是我们也是队里最好的同年亲故。就连jj protect和Markson都认证的关系超好的两个人。那个时候,哥哥们总是开玩笑说,有谦和bambam应该也出一档节目,一定会火过Markson show。每到这个时候,金有谦就会欠揍地说一句:“bambam太矮了,站我身边还看得到他么?”然后就会遭到我的毒打。
        也许是不想再被他diss身高吧,谁想到我居然在出道后疯长身高,一度超过Markson和jj protect哦,还有荣宰哥。就算我以腿著名,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金有谦在出道后也长了不少,甚至超过了180,每次看着比我高一点的他,我总是不爽。
      但是不得不说,金有谦他长开后,真的超帅气,一度颜值达到队里的巅峰。连挑剔的珍荣哥都说不出什么来。而且,似乎是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这孩子倒是对我越来越好。当然,在录节目的时候就体现了,他每次diss完我后居然还会给我圆回来。在有镜头的时候毫不避讳地亲我,还是涂了口红的时候......就连粉丝们也都说他对我实在是不一样的好。
         有时候我也真的会恍惚一想,确实是,金有谦他是要让人可以用一辈子去喜欢的人啊。被他爱着的人也一定会很幸福。只不过,那个人绝不能是我。

       金有谦的婚礼选在了海边。
       在夏季的海边,听着海浪的声音,吹着凉爽的海风,似乎能与它融为一体。
      朴珍荣找了半天,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金有谦。“有谦,你今天结婚,怎么还躲着了?”看着身着正装的朴珍荣,金有谦很开心的笑了笑说:“哥今天很帅。”朴珍荣自恋的说:“你哥我什么时候不帅。”一个落落大方的女人走过来,挽住朴珍荣的胳膊“有谦,恭喜啊。”金有谦看了看她,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嫂子。”
       金有谦不停的看着手表,又时不时的看一眼周围。啊,嘉尔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交际花”。看着他不停地和认识的人打招呼,金有谦勾起一个笑容。
        刚出道的时候,他们急需曝光率。在韩国这种艺人比普通人多的国家, 很少有团可以一直活下去,只有不停地努力,不然就会被淘汰。这,就是游戏规则。
        在队中,他们三个忙内太小,队长和朴珍荣又是本国人,大哥又没有综艺细胞......最后定下了王嘉尔去参加节目,拉人气。
        王嘉尔是很活泼,很适合去参加综艺节目。但是,他不懂得规则。
       金有谦记得那段日子的谩骂,差点就毁了王嘉尔。如果不是段宜恩,如果不是成员们,如果不是粉丝们,王嘉尔也许就真的撑不过去了。
        金有谦记得那个时候的bambam,总是很难过,他也很难过。他们都很爱jackson,都很爱这个对他们超好的哥哥。他们和崔荣宰经常挤在一起,偷偷的用小号帮王嘉尔洗白。虽然他们并不认为王嘉尔有什么不好。他们也被骂了不少,但是都忍着没说,每次荣宰都会红着眼圈说:“这才算什么,嘉尔哥自己扛了多少?我们不能放弃!”
        好像是上天知道了他们的心愿,嘉尔哥变得越来越招人喜欢。有好多的人看了他的综艺都被他圈粉,他们也都很为他开心。
       可是,也许是因为王嘉尔太优秀了,他开始回国发展。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没事也就是视频聊天。成员们都很想他,可是他们也是真的希望他可以越来越火。
       那次他又受伤了,宜恩哥跑去中国找他,金有谦和bambam也偷偷的去了。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苍白的脸,眼泪就像断了线的落。金有谦很少看见段宜恩哭,他们这个大哥很理智,很坚强,从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流泪。当然,别人只不包括王嘉尔。
        金有谦觉得这简直就是犯罪,因为段宜恩就算哭起来也是那么仙气那么好看,那双好看的手有点抢视线。所以啊,段宜恩和王嘉尔光看上去就很配。
       段宜恩说了一句话,“嘎嘎,回来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让你受伤了,我真的很想自私一回。”金有谦没听懂,毕竟他说的好像是中文。而身边的人好像听懂一样红了眼眶,金有谦记得,bambam用特别温柔的眼光看了看他。
        金有谦在那一瞬就发现,其实自己喜欢他。是,金有谦喜欢bambam。

        我坐在去往机场的路上。
        那里的风景很美,有谦的眼光不错。我知道,他一直都很会挑,无论是衣服、食物抑或是人。
        刚刚看到了有谦的妻子,活泼可爱,确实是他会喜欢的类型。不过我没有看到他,这倒是挺可惜的,没办法见证他一生中最帅的时候。
       但万幸,他的前半生,我没有缺席。他的后半生也终于有了更好的归宿。我很欣慰,也不算是有什么遗憾了。
        宜恩哥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和荣宰哥在在范哥家照顾nora。忘了说,coco在我们七个人正式解散的那天失踪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
       我趴在车窗上抬头看了看天,是啊,我们都解散了很久了。got7,最后一个也没剩下。
       第一个提出离开的是珍荣哥,他去转型做了演员,服了兵役后就结了婚。第二个离开的是嘉尔哥,舆论和压力逼迫着他离开了我们。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最后在范哥把我们七个人聚在一起,又像从前那样吃了一顿饭,就宣布我们七个人解散了。
       解散后,我做了一个设计师,好歹也是买了那么多年YSL的人,时尚品味还是挺高的。宜恩哥回到LA,帮他家里人,顺便自己开家公司。在范哥也和他一起,有时荣宰哥也会去帮个忙。金有谦转去幕后,在JYP当舞蹈老师,混得风生水起。
        到了最后,真的只有嘉尔哥还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可是他和我说,他后悔了。
      我也后悔了。
      我们都后悔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突然就落下来了。站在机场大厅里,我有点手足无措。
       然后突然从背后有一个人抱住了我。闻着他身上的香水味,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
        “哥就想这样就走掉么?哥以为自己这样很洒脱么?哥怎么从不问问我的想法?”听着他有些委屈的声音,我转过来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水还有飞起来的有点迷的刘海,破涕为笑。“哥怎么笑了,哥你要受惩罚作为惹怒忙内的代价。”金有谦凶巴巴地说。我含笑看着他问:“那我们忙内想要什么?”我说完这句话,金有谦的脸就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牵起我的手,有些羞涩地说:“那就让你一辈子陪着我,不能分开好啦。”我没说话,只是用力地紧握着他的手。
       在阳光的照耀下,手上是反射着光的银色戒指。
       少年时的未完成的誓言,还好,我们还可以用下半辈子去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