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枳玥

I GOT7. ARMY.
喜欢正泰,糖旻,南硕,宜嘉,伉俪,谦斑.

【谦斑】

第一次写谦斑,希望写的不会太糟
伪现实,3000+

夜幕降临。
      一颗一颗在漆黑夜幕下闪耀着的繁星,盘旋着在路灯旁的飞蛾,还有或独行或搭帮结行的路人。我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
        他站在路灯下,柔和的灯光照到他的脸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有棱角,有男人味的他。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从前有太多的因素,所以很少认真地仔细地看看他。一直到现在,我才刚刚觉查出他长大了。就算这样,我还是记得他未成年的样子,那个时候的青涩可爱的他。
        他似乎看到了我。一双眼睛含着笑意地看向我,眼边是我一直觊觎的泪痣。
        无论过了多久,他一直是那么好看。
        我下了台阶,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他张了张嘴,叫我:“bambam.”
        我坐在他车上。惬意的享受着吹过的风,夏夜的风一向凉爽。蓦然想起,当初拍摄《Hard Harry》团综的时候,他好像还不会开车。我把目光放在他身上,金有谦他真的是长大了。
       提到bambam和金有谦,相信不少人会知道。毕竟我们是JYP公司于14年推出的新男团。
        刚出道的时候我很矮。就是基本比金有谦矮了一头内种,搞得我是忙内一样。自然,他才是忙内。仗着自己有身高又是忙内,不少欺负我。他总是摸了我的头,说:“bambam,你真矮。” 我靠,我可是哥啊!呵呵,但作为团欺(划掉)我忍。毕竟是我弟弟,每次他用小奶音撒娇地叫我哥的时候,我就会心软。但这种时候很少。
         所以,我们总是打闹起来。然后我就会拉嘉尔哥过来帮我,他就会拉着珍荣哥过来。然后就会变成“王狗🐶和朴狗🐶”的情景剧。路过的荣宰哥就会开始飚高音,顺便吵动大哥和队长。每到这个时候,基本我们七个人就没救了。最后,这种巨大的像原子弹爆炸的声音就会自动召唤我们的经纪人。哥他每次都一脸嫌弃地说:“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来管你们。”等到他走了,在范哥看了看我们,接着造!

        呵呵,好歹我们也是全南韩第一闹团!
        第二是谁?那自然是我们基友团--BTS(防弹少年团)了!我们14个人在一起就是放送事故现场。
      
 
     
       
   
       
        
        “bambam。”金有谦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嗯。”
      我随他下了车,站在江边,看着波澜不惊的湖面。
     “bam,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练习生的时候来过吗?”听着他的话,我想起我们那段难熬且没有出路的日子。那段时间,是真的难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生怕哪天自己就会被踢出去。杰森哥经常拉着各个前辈练习生照相,还总说他会被踢出去。
      宜恩哥就是那个时候和他相遇的。我们都很感谢,能够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面遇见彼此,并且一起相伴一直到出道。
        出道那天,我们等哥哥们睡着后,就溜到了这里。我还记得有谦那天眼睛亮亮的,鼻头都红了,抱着我。“哥,以后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对不对?”那天我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只记得我回抱住他,狠狠地点着头,眼泪像断了线旳珍珠。“有谦,我们不会分开了。我们七个,都不会分开了。”
       年少的誓言,也是最珍贵的,怎么能忘记呢?
      “那么久的事情,哥不会记得了吧。”他自顾自的说着。这孩子,真是的。
      下一秒,他抱住我。“哥,我要结婚了。”
      听着他的哭腔,我一下子脑子有点失灵。
      天上的星星也有不亮的时候么?

        当第二天早上我头痛欲裂地坐起来时,看到了宜恩哥就坐在我床边。
        “bam,来喝粥吧。”看着他柔和的面部,我心里涌起一股感激。很快就接过了他递给我的碗。其间他一直看着我 我知道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嫌弃的问:“这粥能喝么?”
         嘿嘿,好歹我也是“上天的忙内line”。但没有有谦那么幸运,他是团霸,我是团欺。不过,几个哥哥欺负归欺负,该宠着的时候倒是从没少过。
        看着认真喝粥的我,宜恩哥突然问了一句:“你知道自己昨天去了哪里了么?”
        还别说,就他这么一问,我还就真的不太记得。就记得这几天一直在看我们GOT7之前的团综,然后去了小区超市买了几瓶烧酒。然后.......然后就是真的不太清楚了。
        宜恩哥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说到:“你昨天回到了我们以前的宿舍,还趴在以前你和忙内的房间。有新的练习生看到了你,幸好他认识嘉尔,给他打电话了,要不然......”没等他说完,我就立刻扯出一个微笑“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会注意的,绝没有下次。”
       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假,多难看。我只知道,心里很空。
        宜恩哥脸上是藏不住的惋惜“你和有谦那么好,怎么能不在一起,就算你告诉他你对他的情意也是可以的。”我盯着段宜恩的脸“你知道吗,宜恩哥,嘉尔哥也这么说过。你们互相喜欢,可你们在一起了么?”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闭上双眼。
       我们当初有多好?是那种好到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亲兄弟的关系。虽然会彼此diss,但是我们也是队里最好的同年亲故。就连jj protect和Markson都认证的关系超好的两个人。那个时候,哥哥们总是开玩笑说,有谦和bambam应该也出一档节目,一定会火过Markson show。每到这个时候,金有谦就会欠揍地说一句:“bambam太矮了,站我身边还看得到他么?”然后就会遭到我的毒打。
        也许是不想再被他diss身高吧,谁想到我居然在出道后疯长身高,一度超过Markson和jj protect哦,还有荣宰哥。就算我以腿著名,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金有谦在出道后也长了不少,甚至超过了180,每次看着比我高一点的他,我总是不爽。
      但是不得不说,金有谦他长开后,真的超帅气,一度颜值达到队里的巅峰。连挑剔的珍荣哥都说不出什么来。而且,似乎是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这孩子倒是对我越来越好。当然,在录节目的时候就体现了,他每次diss完我后居然还会给我圆回来。在有镜头的时候毫不避讳地亲我,还是涂了口红的时候......就连粉丝们也都说他对我实在是不一样的好。
         有时候我也真的会恍惚一想,确实是,金有谦他是要让人可以用一辈子去喜欢的人啊。被他爱着的人也一定会很幸福。只不过,那个人绝不能是我。

       金有谦的婚礼选在了海边。
       在夏季的海边,听着海浪的声音,吹着凉爽的海风,似乎能与它融为一体。
      朴珍荣找了半天,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金有谦。“有谦,你今天结婚,怎么还躲着了?”看着身着正装的朴珍荣,金有谦很开心的笑了笑说:“哥今天很帅。”朴珍荣自恋的说:“你哥我什么时候不帅。”一个落落大方的女人走过来,挽住朴珍荣的胳膊“有谦,恭喜啊。”金有谦看了看她,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嫂子。”
       金有谦不停的看着手表,又时不时的看一眼周围。啊,嘉尔哥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交际花”。看着他不停地和认识的人打招呼,金有谦勾起一个笑容。
        刚出道的时候,他们急需曝光率。在韩国这种艺人比普通人多的国家, 很少有团可以一直活下去,只有不停地努力,不然就会被淘汰。这,就是游戏规则。
        在队中,他们三个忙内太小,队长和朴珍荣又是本国人,大哥又没有综艺细胞......最后定下了王嘉尔去参加节目,拉人气。
        王嘉尔是很活泼,很适合去参加综艺节目。但是,他不懂得规则。
       金有谦记得那段日子的谩骂,差点就毁了王嘉尔。如果不是段宜恩,如果不是成员们,如果不是粉丝们,王嘉尔也许就真的撑不过去了。
        金有谦记得那个时候的bambam,总是很难过,他也很难过。他们都很爱jackson,都很爱这个对他们超好的哥哥。他们和崔荣宰经常挤在一起,偷偷的用小号帮王嘉尔洗白。虽然他们并不认为王嘉尔有什么不好。他们也被骂了不少,但是都忍着没说,每次荣宰都会红着眼圈说:“这才算什么,嘉尔哥自己扛了多少?我们不能放弃!”
        好像是上天知道了他们的心愿,嘉尔哥变得越来越招人喜欢。有好多的人看了他的综艺都被他圈粉,他们也都很为他开心。
       可是,也许是因为王嘉尔太优秀了,他开始回国发展。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没事也就是视频聊天。成员们都很想他,可是他们也是真的希望他可以越来越火。
       那次他又受伤了,宜恩哥跑去中国找他,金有谦和bambam也偷偷的去了。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苍白的脸,眼泪就像断了线的落。金有谦很少看见段宜恩哭,他们这个大哥很理智,很坚强,从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流泪。当然,别人只不包括王嘉尔。
        金有谦觉得这简直就是犯罪,因为段宜恩就算哭起来也是那么仙气那么好看,那双好看的手有点抢视线。所以啊,段宜恩和王嘉尔光看上去就很配。
       段宜恩说了一句话,“嘎嘎,回来好不好,我真的不想让你受伤了,我真的很想自私一回。”金有谦没听懂,毕竟他说的好像是中文。而身边的人好像听懂一样红了眼眶,金有谦记得,bambam用特别温柔的眼光看了看他。
        金有谦在那一瞬就发现,其实自己喜欢他。是,金有谦喜欢bambam。

        我坐在去往机场的路上。
        那里的风景很美,有谦的眼光不错。我知道,他一直都很会挑,无论是衣服、食物抑或是人。
        刚刚看到了有谦的妻子,活泼可爱,确实是他会喜欢的类型。不过我没有看到他,这倒是挺可惜的,没办法见证他一生中最帅的时候。
       但万幸,他的前半生,我没有缺席。他的后半生也终于有了更好的归宿。我很欣慰,也不算是有什么遗憾了。
        宜恩哥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和荣宰哥在在范哥家照顾nora。忘了说,coco在我们七个人正式解散的那天失踪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
       我趴在车窗上抬头看了看天,是啊,我们都解散了很久了。got7,最后一个也没剩下。
       第一个提出离开的是珍荣哥,他去转型做了演员,服了兵役后就结了婚。第二个离开的是嘉尔哥,舆论和压力逼迫着他离开了我们。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最后在范哥把我们七个人聚在一起,又像从前那样吃了一顿饭,就宣布我们七个人解散了。
       解散后,我做了一个设计师,好歹也是买了那么多年YSL的人,时尚品味还是挺高的。宜恩哥回到LA,帮他家里人,顺便自己开家公司。在范哥也和他一起,有时荣宰哥也会去帮个忙。金有谦转去幕后,在JYP当舞蹈老师,混得风生水起。
        到了最后,真的只有嘉尔哥还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可是他和我说,他后悔了。
      我也后悔了。
      我们都后悔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突然就落下来了。站在机场大厅里,我有点手足无措。
       然后突然从背后有一个人抱住了我。闻着他身上的香水味,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
        “哥就想这样就走掉么?哥以为自己这样很洒脱么?哥怎么从不问问我的想法?”听着他有些委屈的声音,我转过来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水还有飞起来的有点迷的刘海,破涕为笑。“哥怎么笑了,哥你要受惩罚作为惹怒忙内的代价。”金有谦凶巴巴地说。我含笑看着他问:“那我们忙内想要什么?”我说完这句话,金有谦的脸就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牵起我的手,有些羞涩地说:“那就让你一辈子陪着我,不能分开好啦。”我没说话,只是用力地紧握着他的手。
       在阳光的照耀下,手上是反射着光的银色戒指。
       少年时的未完成的誓言,还好,我们还可以用下半辈子去弥补。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