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枳玥

I GOT7. ARMY.
喜欢正泰,糖旻,南硕,宜嘉,伉俪,谦斑.

Markson

算是宜嘉贺文
标题就叫Markson😂
很抱歉在七周年这么美好的日子,写了这么一篇
希望看的愉快

———————分       界        线———————

      天又一次下起了绵绵小雨。
       又到了一年的七月。段宜恩拿了把黑色的雨伞站在雨中。
       一恍惚,就已经十五年了。
      段宜恩和王嘉尔已经认识十五年了。
      时间过得如此之快。段宜恩站在便利店前,对着玻璃看了看。玻璃映照出的人面色苍白,眼神有几分疲惫也有几分迷茫。他垂了垂眼,也是,他今年都33岁了。哪还能有那副青春激昂,活力四射的面孔。能在岁月中经受得了打磨的,也就只有被定格在照片里的回忆了。
        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少年笑得正欢。彼时的段宜恩还很黑,站在白净的少年旁,竟不输他半分。好歹也是被大众认证是门面担当的LA大佬Mark·Tuan,是Got7的飞人啊。只可惜,他从未飞进过那人的心里。
       其实,他也曾半真半假地问过那人,会不会喜欢男孩子。那人收起了平时的笑颜,认真地说:“我接受但不代表我是啊。” 一句话就把段宜恩的那颗心打入地狱。所以,段宜恩总是自私地希望他可以多留在自己身边。但同时又很希望他可以多接综艺,可以做他自己喜欢的音乐。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爱总是那么绝望却又总是抱了一丝光芒。他总觉得自己演的天衣无缝,可是饭们似有意又无意的猜测总是正中他的心思。于是他干脆试着躲着那人,可是到了最后发现自己根本脱离不了。
        段宜恩无奈地叹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啤酒,打开,喝了起来。
       走在首尔街头,不用过多的隐藏。这个圈子更新换代很快,他们只不过是在这个深水潭里溅起一丝波澜的一粒沙。成员一服兵役,就被人淡忘了。
        一想,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Got7也解散两年了。
      “Don't  you  remember  me~”他接起电话。
     “Mark哥,你要结婚了是么?”bambam问。
      “......”他沉默了一下,“是。”
      “哥,这不是愚人节吧。”金有谦抢过了电话。
      段宜恩笑了笑,果然还是忙内们的感情最受得时间的考验。
       “我也33了。过去的那些日子,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不顾一切的那种热血激情已经过去了。我父母年龄大了,所以我想回家,去照顾他们。同时,我也需要成家了。”段宜恩说。
       bambam似乎抢回了电话。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无比悲伤地说:“哥,你最后还是放弃了。”
      雨渐渐停了下来,云朵也终于放开了一直被迫躲藏的的太阳。
      是啊,十五年了,他该放手了。
      或者说,十五年了,他终于放手了。
     
       对于别人来说,练习生时期是漫长而又痛苦的一段时光。可段宜恩却偏偏喜欢回忆那些时光。“有Jackson的地方就一定有Mark。”这是同公司练习生对他俩的调侃却也是真实写照。都说王嘉尔最爱粘着段宜恩,可只有段宜恩自己知道,明明就是他离不开王嘉尔。
        12年太痛苦了,练MAT的留下的伤,使他在练舞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可偏偏他就是那种性格,就硬生生地自己忍了下来。到最后,还是被老师不留情面地狠狠批评。
       少年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他头一次开始迷茫,这是不是他想要的。可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东西,不是光有努力就可以的。他有点失望,甚至想要自暴自弃地回LA读书。他头一次看到王嘉尔和他生那么大的气。可到了晚上,王嘉尔还是撒着娇和他挤进了一个被窝。
       两个少年紧紧地贴着彼此,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王嘉尔和他讲起了他当击剑运动员时候的故事,讲起了他的过去,讲起了香港。段宜恩带了些羡慕地说:“如果能去香港看看就好了。” 王嘉尔露出了小括弧,“好啊,等有时间我们一起去。但你要答应我,不要走,就算为了这个约定。”
       月光如瀑,天上的星辰似乎全部映照在王嘉尔的眼中。段宜恩在他眼中的群星里迷失了自己。“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答着。
      后来他们还就真的去了香港,还去了台湾。回首尔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一起打完了耳洞。再后来,两个人还去了LA。
     
        王嘉尔一向是个有魅力的人。在刚出道不久的一场演唱会,他们一起演唱了《安静》。他不能不承认,王嘉尔唱的真的很好。尤其是最后音乐停时,他对着段宜恩说的那三个字。
        太让人心动了。
        他对着段宜恩说出那三个字的一瞬,段宜恩就懵了但下一秒就想起了艺人的表情管理。他给出了一个还算符合他人设的表情。
       他差点就当真了。

       十月中。
       段宜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发红如火。他看着眼前美丽的新娘。
       当牧师问他是否愿意娶眼前的人的时候。段宜恩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回头看了一眼那人。
        王嘉尔穿着黑色西服,他们两个还是那么相配。如果忽略掉挽着王嘉尔手臂的女孩子的话。
       他极轻地对着那人说着"l love you."这三个他一直认为最正式也最浪漫的话。
       然后,回过头,对着牧师点着头笑着说:"l do."
      他眼眶中含着的泪水在光下闪耀着,耀眼得像那年月光下让他迷失的群星。

       当初,段宜恩曾问过王嘉尔是不是会喜欢男孩子的时候。王嘉尔的语气和表情很正常,可惜,段宜恩忽略掉了他眼中的心虚。
       王嘉尔一向好脾气,大多数时候都是虚势。他当初生气是因为他可能会失去段宜恩。
       当时就站在舞台上,他偏着头看着段宜恩。那人他看了几年,就是看不腻。被舞台灯光包围着的段宜恩真的像折翼的天使,美好的不像话。王嘉尔陷了进去,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爱你。"反应过来时,他就看见段宜恩有些尴尬的笑。那颗心似乎停止了跳动。
      他很了解段宜恩,知道他孝顺,干脆选择了先结婚。至少这样,不是他先遗憾。
      段宜恩结婚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最后表情都笑得有些僵硬。他听着段宜恩那样认真地说着他愿意。嫉妒地想要立刻把他拉走,藏起来,只能他自己看。可是,不行啊。他突然间就向导,段宜恩当初是不是也这么痛苦来着。
       夕阳西下,王嘉尔对着落下的红日特别认真地道了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段宜恩,我们去吃冰激凌然后就和好,还想以前那样好不好?"回答他的只有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2011年7月3号,晚上十点多。那个时候的王嘉尔拿着行李箱,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一眼看到了走过来和领着他的哥哥打招呼的段宜恩。他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段宜恩也看到了他。两个人像认识很久一样,相视一笑。
      "或许,你要和我一起去吃冰激凌吗?"
     "好啊。"
      一切,皆因此而起。

评论(5)

热度(7)